西班牙拉斯帕尔马斯区号
您現在正在瀏覽:首頁 > 職教文章 > 職教論文 > 旅游專業語文課口語交際教學模式探索

旅游專業語文課口語交際教學模式探索

日期: 2010-2-15 19:51:30 瀏覽: 10954 來源: 學海網收集整理 作者: 畢業論文網

摘要:口語交際教學應根據專業需要選擇恰當的教學方法。職業中學的語文課口語交際教學應在實踐的基礎上,利用語文課的教學平臺,結合口語交際及旅游專業的特點,采用感知——創境——互動——評價的口語交際教學模式,提高職業中學旅游專業口語交際教學的成效。
關鍵詞:旅游專業;語文課;口語交際
口語表達,對導游員來說是一種非常重要的能力。導游員引導游客參觀游覽,進行解說,解答游客各種各樣的問題,都需要較強的口頭表達能力,否則就無法勝任導游工作。那么,對于旅游專業的學生,語文教師如何充分利用好語文課口語交際教學這個平臺,在教學中提高學生的口語交際能力呢?
口語交際教學的現狀
(一)教材
高教出版社2001年版的職高語文教科書口語交際的教學內容包括:聽話、說話、復述、即席發言、交談、當主持人、討論、面試、演講、辯論等。從教學內容看,口語交際的重點,集中在公開講演式方面(比如,演講、辯論、當主持人等),但是,從應用的角度看,日常說話式的訓練需求最大,比如導游同游客之間的交際主要是日常說話式的。而且不同專業的口語有不同的要求,旅游專業的口語有其獨特的詞匯用語和語言結構模式,但在教材中,所有專業的口語交際教材卻沒有區別。
(二)教師
在教學實踐中,口語交際教學未能引起足夠的重視,有的教師視而不見;有的教師雖有涉足,但卻是“蜻蜓點水”;有的教師盲目應付,缺乏有序、有目標的訓練。因為教師對口語交際教學的理論和實踐方面都缺乏研究,所以在口語交際的教學和訓練過程中,含混其事而且帶有極大的隨意性。口語交際教學處于一種無序狀態,當然更談不上結合具體的專業,培養學生的口語交際能力。
(三)評價標準
在語文測試中,口語交際往往不作為評價的標準。以讀寫能力為主的考試卷判定了學生的語文能力。但是設想旅游專業的學生考試考得很好,可說話條理不清,不能準確地表達自己的思想,那么他的語文能力是否仍舊優異?這樣的評價標準是否切合專業實際?
因此,審視口語交際教學的現狀,有必要調整教學思路,重構教學模式,進行高效、科學有序的口語交際教學。
口語交際教學模式的探索
(一)感知——重視口語交際范例的選擇
口語教學中應該教什么,或者說在浩如煙海的口語交際材料中,我們應該選擇一些什么樣的材料供學生學習,這在口語交際教學中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因為典型范例具有很好的示范作用,所以通過對典型范例的感知理解,來提高學生的口語交際能力,這是口語交際教學應走好的第一步。
淺顯易懂的口語、生動準確的導游詞、靈活又有針對性的語言表達是一個導游員所應具備的基本的素質。針對這些要求,我們首先應利用課堂教學這一平臺,讓學生領悟口語交際知識和技能技巧。比如在《林黛玉進賈府》一文中,當賈母問黛玉念了什么書,黛玉回答:“只剛念了《四書》。”而黛玉問姊妹們念了什么書時,賈母說:“讀的什么書,不過是認得兩個字,不過是個睜眼的瞎子罷了!”此時黛玉方知說錯了話,所以后來寶玉問她念了什么書時,黛玉便改口:“不曾讀,只上了一年學,些須認得幾個字。”同樣的問題,不同的回答,正是因為林黛玉看到了賈母的反應。我們導游員也是如此,要看游客知識修養程度、所處的心理狀態和當時的反映考慮說什么樣的話合適,哪些該說,說到什么程度;哪些不該說。在口語交際的過程中,還要講究交際的技巧、策略的使用,《鄒忌諷齊王納諫》一文中鄒忌借閨中小事委婉而諷的方法就很值得我們借鑒。在導游交際的過程中,導游員常常要應對、說服游客,這就需要學會不同的語言技巧和表達方式,以取得最佳交際效果。其次結合旅游專業的特點,以實用性和職業性為原則,教師可自行選擇和設計貼近專業的例文,以補充和深化課程中口語交際的相關教學內容和要求。如通過具體導游案例的補充,告訴學生應遵循靈活性和針對性的原則,根據具體情況采取應對的方式,“或直言相告或婉言否定或借言發揮或反言駁斥或妙言回避”,[1]進而“藝術化地駕控語言”。[2]
(二)創境——搭建口語交際情境的舞臺
口語交際能力不是通過感知就能獲得的,而是要在具體的語言環境中培養。具體的交際情境包括交際的對象、交際的意圖、交際的環境等因素。在交際過程中要考慮特定的交際場合,考慮交際對象的社會地位、身份、知識修養以及所處的心理狀態等情況,然后決定該說什么話,不該說什么話,怎樣隨機應變。也就是說口語交際中對語言信息的感受力,對對方語言的分析、歸納、推理、評價的能力,靈活的思維能力、應變能力、語言表達能力等只有在具體的交際情境中才能得到培養和提高。因此,在口語交際教學中,教師能否創設一個與學生的現實生活、認知水平、專業需求相似的交際情境,就成為口語交際教學能否取得效果的根本。比如全班學生模擬組成一個旅游團,一個學生扮演導游,其他學生扮演游客,在“十一”國慶節期間游覽普陀山。在白峰汽渡口排隊時,一排就是幾個小時,游客們怨氣沖天。面對游客們各種各樣的要求、意見、牢騷、責難,導游員應該怎樣來應對。再比如,有些游客想要增加游覽景點、要提高伙食標準又不想加價、飛機因故延遲起飛,導游員應該如何應對。這些情境基本上是學生以后工作中常常會碰到的。通過模擬,讓學生了解應該如何去做才能既很好地解決了問題,又能讓游客感到滿意。口語交際情境創設的方式還有很多,比如繪制有關情景圖片,采用電教媒體播放錄像節目,播放錄音來渲染氣氛,結合現行教材改寫導游詞等等
結合旅游專業的特點設置具體旅游情境,既制造了一種良好的旅游氛圍,又能讓學生身臨其境進行語言練習,從而真正培養了學生的旅游語言技能。
(三)互動——加強口語交際技能的實踐
英國Pasty M.Lightbown和Nina Spada的《語言學習機制》一文中的研究表明:在獲得社會語言技能中,對話中的互動交流起著重要的作用。在互動狀態的對話中,雙方要取得對話的最佳效果,必須得咀嚼對方的話語,對對方的話作出分析推理評價,然后選用最合適的應對方式作出應答,這個過程不僅能培養交際者的思維能力、分析能力,更能提高他們的語言技能技巧。因此,要培養旅游專業學生的職業能力,語文教師應該為學生創設有來有往、針鋒相對的交際形式,在生生、師生的雙向甚至多向的互動中真正提高他們的口語技能。除了在創設的“旅游情境”中進行應對交談外,還可以充分利用課本資源。比如在學習《雷雨》時,可以安排這樣的辯論“周樸園愛不愛魯侍萍?”,在愛與不愛的激情辯論中,學生的多方面語言技能得到了培養。在學習《林黛玉進賈府》中,可以安排一個或幾個學生充當導游,領著我們按黛玉的行蹤游賈府,其他同學作為游客,不斷提出問題。這樣學生既懂得了導游詞的寫法,又培養了應對能力,還對文章有了深刻的了解,一舉數得。
語文課中的互動實踐能培養學生的口語技能,但是學生以后的就業方向是導游員,要在導游和游客之間實現良性互動,單靠嘴上的技巧是遠遠不夠的。美國心理學家艾伯特•梅拉比安在一系列研究的基礎上得出了一個公式:“信息的總效果=7%言詞+38%語調+55%面部表情。”可見,聲音、表情、身體姿態等非語言因素在傳遞信息、與人交流的過程中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因此我們還要引導學生根據不同的交際場合和交際目的,借助清晰柔和而又充滿熱情的聲音、從容不迫的語速語調、和諧的節奏、友善動人的面部表情、有效的目光交流、真誠的微笑、端莊穩健的儀態等非語言因素,有效地感染游客,調動游客的情緒,從而和游客形成和諧的感情共鳴,達到理想的交際效果。
當然,良好的互動還決定于學生的性格、修養、知識、趣味等人文因素,這些需要我們在平時的語文課中加強熏陶培養。
(四)評價——建立口語交際的發展性評價方案
建立一套科學的評價方案,是落實口語交際教學的保證。評價旅游專業學生的口語交際能力,應重視學生的情感態度與價值觀、交流的方式、合作意識等各方面的因素。[3]評價必須在具體的情境中進行,讓學生承擔有意義的交際任務,以反映學生的口語交際水平。當然,評價要注意梯度。按照能力逐層遞進的原則,從簡易到復雜。對高一的學生,可以先安排口語單向表達技巧的訓練。第一冊中有很多文質兼美的散文小說,如《再別康橋》、《白鷺》、《雨中登泰山》、《我的空中樓閣》等,可以讓學生任意選擇進行朗誦或者復述。然后增強聽眾參與性的口語活動,演講、導游詞講解等;可以組織一次競選班干部或校園節目主持人的演講,也可以要求學生將某篇課文改編成一篇導游詞并作講解。最后,安排以互動為主的口語交際活動,求職、應聘、辯論、訪談等。評價也要有一定的彈性。每個班級中學生的程度參差不齊,有的同學連普通話都說不好,有的同學說話時思路不清,有的同學應變能力較差,面對不同程度的學生要有不同的評價標準。同時也應鼓勵學生自我評價、相互評價,并且指導學生在評價中發現自己的長處和不足,進而在今后的學習中調整自己的學習思路和行為方式。
評價的方式應采用定性、定量相結合。評價學生的口語交際能力可以是評語的形式也可以是等第的形式,當然更可以按評價要素量化計分,得分按比例計入語文總分中。無論哪種形式,都將作為評定學生語文素養的一個重要指標。當然對學生的口語交際能力做出判斷必須是全程跟蹤,不能僅憑一次測試,應通過平時觀察、課堂表現、測訓等多種形式,從而對學生的口語交際能力做出一個中肯的評價。
為了培養學生善于交際的口語才能,為了塑造學生的交際形象和交際品位,語文教師除了應努力重建適合職業需求的教學模式外,還應“充分吸收語用學、言語交際學、通用口才學、心理學等相關學科理論精華,博采國外口語交際教學之長處”。[2]惟其如此,職業中學的口語交際教學才能真正取得成效,我們也才能培養出真正適應社會需求的職業人才。
參考文獻:
[1]韓荔華.實用導游語言技巧[M].北京:旅游教育出版社,2002.
[2]潘涌.直面世界:語文口語交際教學新概念[J].教育科學研究,2004,(9).
[3]龍運璽.如何讓“口語交際”教學落到實處[J].零陵學院學報(教育科學),2003,(3).

返回頂部
西班牙拉斯帕尔马斯区号 时时彩平台招代理 北京pk赛车投注网址是多少 足球探网即时比分 体彩浙江6十1开奖查询19023 2元票网重庆时时开奖结 合肥艳照门主角 秒速时时多aqq 秒速时时彩有什么技巧 北海攻略 17175捕鱼达人 2018炒股巨亏我快疯了 广州按摩技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