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拉斯帕尔马斯区号
您現在正在瀏覽:首頁 > 職教文章 > 職教論文 > 后現代消費語境下當代身體文化的審美觀照與理性超越

后現代消費語境下當代身體文化的審美觀照與理性超越

日期: 2008/10/20 18:54:06 瀏覽: 1 來源: 學海網收集整理 作者: (作者未知)

摘 要:身體文化在當代大眾文化中的凸顯,有著消費社會、大眾傳媒、后現代泛審美化和自我認同等多方面多層次的復雜因素。紛繁的身體文化體現為一種時尚的身體美學。在后現代語境下,身體文化對視覺刺激與快感體驗的追求,使文本敘事的深度被削平了,碎片化的身體隨處可見。這使身體敘事的作品大都流于表面,缺乏內省,淡化了批判的力度。當下身體文化的多元表現已成既定事實,因此,有必要對其進行認真梳理、理性引導和俗文化維度方面的超越,從而實現真正的身體審美,為人們提供一種“詩意地棲居”的可能性。


關鍵詞:身體文化;消費;大眾傳媒;后現代




身體作為一種文化形態,實際上是自古就有的。人類最早的舞蹈、洞穴壁畫、求偶方式,以至于最早的說唱文學中都可以發現對身體的展示。誠然,身體本身具有二重性,即屬自然的身體和屬社會的身體。如果沒有身體的社會意識,實際上也就無所謂身體的審美化。因為人是社會的動物,隨著人類越來越走向文明,越來越高級,人的身體展示、身體交往也就越來越被社會化和符號化了。


然而,到了今天,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歷史進入了消費時代。大眾傳媒所帶來的視覺沖擊使影像日益成為觀眾聚焦的目標,身體開始重新回到現代的審美視野和日常生活中,身體文化從傳統轉向現代,由邊緣到中心,由低調到張揚,涵蓋了經濟、政治、文藝、生活等各個領域。身體文化的過度膨脹,帶有明顯的后現代主義色彩,在紛繁錯雜的文化現象背后,潛藏著眾多與以往不同的價值取向。因此,我們有必要從這些文化現象入手,對當代身體文化進行必要的梳理,并在此基礎上對其進行引導和超越。




一、身體文化在當代凸顯的原因


身體文化作為大眾文化的一種,在當代的凸顯有著多方面的原因:消費主義使身體成為被消費的主體,大眾傳媒所造成的視覺文化使身體成為商業影像的元素,后現代的泛審美化又使身體變成一種重要的審美載體。在經濟領域中,消費主義導致了感官享樂主義的盛行,使身體成為被消費的主體,甚至成為一種文化產業。20世紀60年代以來,隨著現代工業的發展,西方社會以及部分發展中國家進入了消費社會。正如杰姆遜所說:“文化是消費社會最基本的特征,還沒有一個社會像消費社會這樣充滿了各種符號和概念。”①人們開始由對物質商品使用價值的消費轉向對物質商品附加值的消費,從而形成了消費主義。消費領域擴展到對商品所附帶的象征某種地位、聲譽和品位的符號消費上。杰姆遜認為:“在19世紀,文化還被理解為只是聽高雅的音樂、欣賞繪畫或是看歌,文化仍然是逃避現實的一種方法。而到了后現代主義階段,文化已經完全大眾化了。高雅文化與通俗文化,純文學與通俗文學的距離正在消失。


商品化進入文化意味著藝術作品正成為商品……總之,后現代主義的文化已經從過去那種特定的‘文化圈層’中擴張出來,進入了人們的日常生活成為消費品。”②而在對符號的消費中,身體自然而然地成了各種符號彰顯身份的最佳展示。于是,身體經由“消費”這一手段而轉化為一個社會性的文化符號。在這里,身體成為被消費的主體包括兩方面的含義:一是維護自身生存的健康消費,二是美化身體形象的審美消費。尤其是后者使身體文化進入了審美層面而形成一種身體美學。在消費時代,消費主義一方面促使身體成為被消費主體,促成了身體文化的興起;另一方面,身體在消費的過程中,又反過來刺激著商品的生產,在“消費———生產———再消費”關系中,身體文化必然帶有濃重的消費主義色彩。


當下,中國不僅進入了消費社會,而且也無法避免世界性讀圖時代的到來。以攝影、電視、電影為主導的電子成像技術和多媒體,使大眾傳媒把鏡頭伸入到社會生活的各個角落。圖片、動漫、影視、MTV、DV等影像鋪天蓋地,取代了傳統的印刷文字而成為人們認識世界的主要途徑和把握現實的話語霸權。正如貝爾在《資本主義的文化矛盾》中一針見血地指出:“當代文化正在變成一種視覺文化,而不是一種印刷文化,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③印刷文化不斷被邊緣化,快速直觀的讀圖取代了間接而又需靜思的文字閱讀,視覺刺激使感性消解了理性。視覺對身體的迷戀,使身體文化暗合了當下都市文化的需求與認同;而最善于制造消費熱點和追星狂潮的大眾傳媒與電子網絡的推波助瀾,又使身體文化當仁不讓地成了讀圖時代的重要組成部分。


伴隨著消費主義和視覺文化而生的,是以視覺審美為中心的后現代藝術。后現代藝術常常以一種輕松、調侃的姿態出現于日常生活中,就像一場無始無終、花樣不斷翻新的游戲。于是,藝術漸漸失去了它的神圣性、意味性和超越性。后現代的重要特征之一是日常生活的審美化。一方面,日常生活的審美化使人們日益關注對自身身體的重塑;但另一方面,對身體美感的追求又使審美更加世俗化和生活化。在“人人都是藝術家”的后現代中,流行藝術和娛樂活動以其通俗易懂的大眾特征成了最普遍的文化消遣。最能體現大眾文化意識形態、最便于了解流行藝術趨勢的,莫過于電視這一司空見慣的媒體。在電視上,不論是時裝發布會,還是青春偶像劇,即使是分秒必爭的商業廣告,都會借助于名人的身體效應。“身體文化無形中成了電視審美不可或缺的支撐。電視審美的廣泛性、普及性又使得身體文化伴隨著娛樂也一起更趨市場化和合法化了。”④此外,后現代的泛審美化還極易引導社會公眾,特別是青年一代對身體美的渴望,進而提高了對大眾形體面貌的要求。因而,不時會有“女大學生遞寫真自薦”和用人單位開出關于身高相貌要求的錄用條件等現象的出現。擁有得體的姿態和端正的五官,已日益成為競爭工作職位中不可忽視的砝碼,甚至成為獲取成功事業和美好前途的一個門檻。這也是身體文化日益受到關注的社會深層原因。


身體文化在當代的凸顯,還有著現代人自身心理需求的內在原因。身體是主體性的標志,它使人類從外在的對象客觀世界分離出來———“軀體是個人的物質構成。軀體的存在保證了自我擁有一個確定無疑的實體。任何人都存活于獨一無二的軀體之中,不可替代。如果說,‘自我’概念的形成包括了一系列語言次序內部的復雜定位,那么,軀體將成為‘自我’涵義之中最為明確的部分。”⑤拉康的“鏡像理論”認為,自我是在通過與鏡中的身體形象進行感知和認同中構成的,并在這一過程中獲得一致性的愉快。在當下的影視作品中,觀眾往往對銀屏上的當紅明星、政界名流、文化精英等多元身體進行凝視,在反觀自身的同時,通過認同、摹仿、追捧等方式,有意無意地冀望縮小自己與明星的差距,從而達到自我身體的理想化塑造與主體意識的確證。可以說,對自我身體的關注與重視,以及對他者身體的凝視和摹仿,也是確定身體主體性的有效途徑。于是,現代人的自我意識覺醒和身份確證也在身體這一最普泛化的層面得到了實現。




二、身體文化的審美觀照與價值指向


伊格爾頓曾指出:“美學是作為有關身體的話語而誕生的。”⑥身體文化之所以成為一種美學,其基本前提在于“健康”。對身體內在健康的呼喚與追求,是當前身體文化在人類自身生存方面上的表現。尤其是在現代化進程較快的大都市,交通的擁擠,空氣的混濁,水質的污染,快速的生活節奏,高強度的工作負荷,使人們在享受物質文明高度發展的現代化生活的同時,也產生了膽固醇過高的“富貴病”、過度肥胖、失眠、焦慮和抑郁癥等亞健康問題。于是,人們對身體健康的關注度也就大大提高了。電視上“讓她不煩不躁睡得好”等補品廣告,宣揚飲食健康的各類烹飪節目以及專家在線解答健康問題的互動欄目等,都流露出人們對身體健康的美好向往。另外,人們對各種體育賽事的現場轉播中所展現出來的源自身體的力與美的欣賞,也反映了當代人追求身體健康和生命活力的普遍愿望。


在身體文化的審美中,常常會出現一種個性化與標準化既矛盾又統一的雙重特性。今天的年輕人有時在追求身體自由的同時,又甘愿去忍受工業塑身的“暴力”。剛剛告別了“政治的身體”、“勞動的身體”的中國人,對身體的熱情可謂空前的高漲。“如何讓自己變得更美”,是人們進行身體解放時所必然會考慮的現實問題。“身體發膚,受之父母”的古訓,已經成為迂腐保守的笑柄。在一個張揚個性的時代,每個人都可以根據自己的性格、趣味去打扮自己,“沒有什么不可以”的自信,就這樣讓“自我”成為“最獨特”的個體。身體的解放與個性的張揚,似乎使身體文化成為現代民主的一種大眾化標識。然而,在民主背后潛伏著的是消費主義和大眾媒體的價值導向和審美標準。引領流行趨勢的時裝發布會、主導消費走向的時尚雜志和吸引大眾崇拜效仿的明星名流,在流行色彩、搭配風格等方面都對身體外在形象的審美追求起到了潛移默化的誘導作用。一方面,中國人在塑造自身形體美及形象美上獲得了前所未有的自由和權力,在服裝、化妝、美容、美發、整形、瘦身、護膚等各行各業的介入下對身體審美可以進行全方位塑造。另一方面,人們在追求于自己的身體美的同時,也自覺或不自覺地受到時尚潮流的引導,為當代審美觀念所牽引。往往是今天流行雙眼皮就大家都去割雙眼皮,明天崇尚波西米亞風就滿大街都是碎布裙擺,大眾在不知不覺中陷入了自我與從眾的悖論中。此外,這種身體的解放在依賴高科技進行過度地人為塑造的背后走向了一種“偽解放”,在看似解放的面紗下,隱藏著的是受到技術的“戕害”。不論是追求苗條的抽脂,還是向往豐腴的隆胸;不論是整容,還是變性,身體的改造已經超出了自然的界限而內化為一種為大眾自覺接受現代工業的身體“暴力”。人們在彰顯個性追求、身體自由的同時,也承受著來自社會、工業和自身附加于身體的壓力和束縛。


身體文化以視覺愉悅與快感經驗為主。視覺文化的特點就是以形象代替文字,注重感官刺激和快感體驗,使性和暴力成為身體文化的重要主題。當代電影越來越注重對身體的表現和再現,肉欲、亂倫、強暴和同性戀等明目張膽地出現在觀眾的視野中。對性的表現大膽直露,甚至以長鏡頭的形式進行展現。《感官世界》、《美人》等這類情色電影通過蒙太奇的畫面組接取代了敘事,觀眾借助鏡頭可直接進入視覺化了的性欲的快感體驗。除了對性的身體的過度展現,暴力的身體也是影像空間里最熱衷于表現的對象。諸如《殺破狼》、《黑社會》等大量的動作片、槍戰片無不借助特寫鏡頭或剪輯、特效等對暴力進行刻畫,漂亮的武打動作,緊張的飛車追逐,血腥的場面等,人們在觀看中享受視覺快感的同時,也帶來了對“嗜血本能”的合法滿足。


身體文化對感官刺激的追求導致了身體敘事往往采用碎片式的拼貼,身體成為一個“漂浮的能指”,從而消解了理性思考和深度探索。這種深度削平使得身體敘事的作品大都流于表面,缺乏內省,難以形成經典。中國人的文化思維歷來以含蓄內斂為特點,對于身體一直持回避正面描寫和露骨的審美觀照態度。雖然,在中國文學史上對身體的描寫也不乏其作,但即使是《金瓶梅》這樣的世情小說也本著批判現實的人道主義精神賦予創作以思想的深刻性。但是20世紀90年代以來,文學上由宏大敘事轉向個人寫作,加之西方女性主義的影響,林白、陳染等的“身體寫作”從描寫女性自我意識的蘇醒和對自我欲望的探求著手,使得“身體”開始成為一批女作家對話男權社會、表達自我的話語工具。她們以前所未有的挑戰姿態發出了女性自己的聲音,《一個人的戰爭》、《與往事干杯》等對女性身體、心理的細膩描寫和對生理需求的大膽渴望,使得她們的作品具有一定的時代意義和女性主義色彩。而到了21世紀初,衛慧、木子美等所謂“美女作家”則直接篡改了“身體寫作”的先鋒精神而把感官欲望推向了極致,同居、頹廢、縱欲、酒吧、吸毒、一夜情、性愛派對等是這些作品的主要賣點,沒有細膩入微的刻畫,只有直白通俗甚至談不上文采的文字堆砌和肉欲橫陳的畫面拼貼,兩性間失去了愛情,只剩下赤裸裸的性行為和燃不盡的欲火。這種“一遍過”的消費式閱讀,使文學這一精神食糧變成了沒有營養甚至有害于身心健康的文化快餐,身體的過度展現和它所附帶的欲望享受導致了身體敘事的危機,進一步把文學推向了視覺刺激的流俗邊緣。缺乏理性思考和自我反省的純身體裸露喪失了靈魂的升華,使文本或畫面自身也變得十分蒼白無力,僅僅只是一串欲望的符號。


不管是情色電影,還是“身體寫作”,抑或是具有一定公共約束性的電視等大眾媒體,在它們所展現出來的身體文化背后,是大眾的窺視目光和自戀傾向。影像時代的來臨,使身體成為大眾的聚焦點。影像的包圍撤去了經由文字描述和想象的繁瑣,直接的視覺撞擊構成了似乎更為真實或在虛擬中顯現真實的世界。身體在這個鏡像世界里為仿真的影像所反射,同時也以自身的能動性成為擬像的主體,反塑著視覺文化。正如海德格爾指出的“習慣于如圖像般地想象和建構世界,世界被構想和把握成圖像”⑦,在高科技的幫助下,影像已不是單純的真實再現,也可以制造假象,也可以說謊。有些時候,大眾媒體根據觀眾“想看什么”和“怎么看”的需求,去進行指向性編碼,使影像已然成為欲望的再現。觀眾通過對圖片、電視、電影等的觀看,肆無忌憚地將視覺轉化為觸覺去感受平日里不敢直視但又十分好奇的身體:顧盼神飛的雙眸,如凝脂般的肌膚,曼妙優雅的身姿和健美強勁的軀體……甚至各種八卦圖片也使觀眾的目光深入到名人的私人空間中去獲得窺探的快感,各種“大挑戰”的真人秀節目使普通大眾也成了身體展示的角色,就連時下興起的訪談類節目也常常成了目光對身體窺探的一種延伸。在對身體的窺視中,還包含著自戀的情緒。自戀是一種強烈的對自我的認同感,甚至是一種對生命的體證。所以,有的心理學家認為:“自戀是一種激情,許多個人所具有的這種程度只能與性欲和生的欲望相比較。”⑧而人的身體,正是自戀的一個最常見的表現對象。“通過觀看,將別人當作是性刺激的對象。”⑨人們往往會把自己投射到圖片、電視、電影所展示出來的人物形象上,幻想自己就是其中的人物,經歷著虛擬的富貴、浪漫、成功、戀愛等,從而完成一種欲望的發泄,在窺視中完成虛擬的滿足,得到快感體驗的愉悅。


在當代,身體的表現對象逐漸打破了以往以女性為主體的格局,出現了所謂的“男色時代”。這從客觀上講,當然豐富了身體文化的多元性,形成了兩性平等的全民身體狂歡。傳統的心理分析認為,女性是處于男性之下的“第二性”,所以對身體的窺視往往是以女性為主要對象的,攝影機對于女性身體的拍攝也是以男性視角為取舍的,并以其興趣和欲望為旨歸。“那種快感觀是男人‘有權觀看’的權力的象征性表達,它的首要對象是婦女身體,或者更確切地說,婦女的肉體。”⑩不論是電視上以美女為基本形象的各種廣告,或是時裝T型臺上走著貓步的模特,抑或是電影里展現作為性愛對象的女性身體,以男性為主的觀眾將目光隱藏在鏡頭的推移中,借助媒體的展現,欣賞著女性的美貌和身軀,視覺空間里的身體被改寫成男性的欲望、娛樂與消費。然而在當代的身體文化中,一部分握有話語權力的女性(如女導演、女主編等)開始介入到身體文化中,她們以女性的視角去注視女性身體,也根據自己的眼光去反觀男性。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男性雜志和以男人為主體的電視節目也使人們驚呼“男色時代”的到來。令人關注的“世界杯”、NBA競賽等,這些原本屬于男人的體壇盛事,也因為女球迷的增多和狂熱,而日益演化為更具社會涵義的身體展現在“世界杯”和NBA的球場上,我們不難發現不計其數的女球迷身著短裝、臉畫油彩,興奮異常地為球場上的矯健身姿和帥氣臉龐搖旗吶喊。而不管是貝克漢姆這樣的英倫俊男,還是有著“意大利帥哥”的意大利足球隊員,也都自覺地把自己的身體有意展現在眾目睽睽之下,于是就有了貝克漢姆的“莫希干頭”、羅納爾多的“阿福頭”等體育時尚發型,有了他們在進球之后的飛奔中做出的各種引人注意的手勢或肢體語言。從某種意義上可以說,那些代表著健美與強壯的男球星,以及他們的身體、姿態、動作,他們的風流韻事,比賽事本身更吸引女球迷。另外,頗有爭議的“美男作家”和紅極一時的F4組合,也是這一時代身體文化各領風騷的最好例證。當下的身體文化已經不分男女,無論老少,儼然是一場全民的身體狂歡。女性主義的崛起與女性視角的介入,擴展了身體文化的內涵,在男性為主導的社會中,以不同于以往的全新視線投射到消費時代的身體大觀中,突破了以女性為展示主體的局限。對男性身體的凝視和展現,在客觀上也透露出當代身體文化中對兩性平等的追求。

返回頂部
西班牙拉斯帕尔马斯区号 云南时时三星基本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投注 重庆时时购买经验 8号彩票极速赛车 pk10是正规彩票吗 海南4加1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开奖号破解 甘肃体彩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四川时时服务电话 体彩青海11选5规则 北京时时定位胆玩法 陕西体彩11选5中奖助手下载